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河北邯郸南水北调干渠四层防护力保水质安全

2019-03-08 17:01:45

河北邯郸南水北调干渠 四层防护力保水质安全

8月28日,下庄桥巡视点,巡视员贾德银为完成流动巡视的耿庆彬打开围栏大门。南水北调总干渠实行全封闭管理,进出需要有通行证并且登记。 新京报 范春旭 摄

邯郸地处河北省南部,西依太行,北望京津,位于晋冀鲁豫四省区域中心和环渤海经济区腹地。

作为南水北调进入河北省的“门户”,中线总干渠邯郸段自河南省安阳市丰乐镇穿漳河进入邯郸市,沿京广铁路西侧北行,于永年县邓上村北出境进入邢台,线路全长80公里。

南水北调工程建成后,年均分配邯郸市水量3.52亿立方米,相当于邯郸岳城和东武仕两大水库正常年份的蓄水量之和。而这个迫切求水的城市,作为中线干渠的一个缩影,也在全力保护干渠水质安全。

8月28日,入秋后的太阳依旧炙热,邯郸南环路下庄桥不断有路人停住脚步,倚在两侧护栏上,好奇地向下张望。

桥下,灰白色混凝土防渗河道里一泓清水,向远处望去,宛若一条蜿蜒而去的玉带。这便是南水北调中线干渠。

干渠两侧,征地边界线处围有绿色铁护栏,每隔几百米就能看到标志,提示这里“禁止入内,水深严禁游泳”。

自6月上旬,南水北调中线干渠邯郸段从当地岳城水库开始充水实验,工程进入收尾阶段,保证干渠渠道和水质安全成为要务。

巡防

156人24小时轮班值守

南水北调总干渠采用全封闭式管理,每天在沿线都有巡视人员巡逻。“一旦发现有人在渠道内游泳、钓鱼、划船,首先将对其进行劝离,如果劝离无效,就选择报警。”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河北直管建管部工程管理处的工作人员说。

下庄桥,是南水北调中线邯郸段设置的巡视站点之一,队长刘文广和队员贾德银负责附近两公里干渠的日间巡视。

他们已经记不清每天要沿着这段两公里的岸渠走多少个来回,只是在照镜子的时候,两个人都会感慨“又黑了一圈儿”。

邯郸历来河罕水少,充水实验以来,渠水清澈,常有人想要下水游玩。8月初的时候,一个小伙子翻越左岸两米多高的绿色铁围栏,跳了进去,正在附近巡视的贾德银看到,连忙跑过去制止。

“这是饮用水,不能随便游泳。”贾德银一番劝说不见效,小伙子边脱衣服边往坡下出溜。“比我壮实多了,硬拉不住。”贾德银报警。没几分钟,远处的警笛声响起,小伙子拾起衣服悻悻离开。

这样的事情已经发生过几次,尤其是放暑假的这两个月。“一看到孩子们站桥上往下看,我就紧张。”贾德银说。

为了防止过往车辆往水里抛甩杂物,下庄桥两侧,1米高的护栏上方装着1米5高的铁丝。不过,即使这样,还是有人站在桥上,把鱼线甩过防抛,渔钩坠入水面。“根本不听劝,坚持说他们人没进去,我们管不着。”贾德银有些无奈。

“禁入令”限制的不只是路人。下庄桥两侧桥头,分别装有铁门,通向渠道两岸的巡视沥青路。由于是全封闭管理,进出这个大门,车、人都要有工作证和通行证,“否则就是熟人,也不能进来。”刘文广说。

他手里拿着一个蓝色文件夹,里面一页页格子纸上记录着一排排的人名、日期和进入缘由。“不但要登记,还要签一份安全书。”

刘文广说,保证水质不被污染,除了要留心随时闯入的“不速之客”,还要仔细观察高填方段渠道是否有阴湿渗水迹象,监测工程安全。

南水北调中线干线管理局邯郸管理处的渠道安全负责人耿庆彬介绍,有的渠道原来是洼地,填上土方后施工,填方高度的达到6米多,“要观察高填方段这部分渠道是否有沉降,一旦有沉降就会产生渗漏,所以充水阶段要仔细观察渠道是否有阴湿渗水现象。”耿庆彬说,干渠建筑中埋设有近800只安全监测仪器,要定期读取仪器数据,汇总。同时,还要注意倒虹吸、涵洞这些建筑与渠道的连接口处是否出现渗水。

南水北调邯郸段80多公里的干渠,沿线在分水口、跨桥建筑等处设立了近百个巡视点,像刘文广这样的巡视员有156人。他们24小时轮班值守在干渠沿岸,不敢离开半步,午饭是同事们送来的,渴了就拧开随身带来的水瓶喝口水。而供他们休息的所谓“巡视站”,不过是一把用石头围住的蓝色大伞,遮阳避雨,没有房屋,甚至连把椅子都没有,累了只能坐在地上。

排查

保护区内无重污染企业

为了保证水质,在封闭管理的铁围栏外面,邯郸市环保局也在忙碌着。充水实验开始后,邯郸市环保局80多名执法人员多次沿干渠寻访,检查沿线保护区内企业及支流排污情况。

为防范南水北调总干渠水质污染风险,国务院南水北调办、国家环保总局、水利部和国土资源部曾联合印发《关于划定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 总干渠两侧水源保护区工作的通知》,规定严格控制总干渠两侧水源保护区内的建设项目及其他开发活动。

通知将水源保护区分为一级、二级,对于明渠段,工程管理范围边线两侧外50米为一级水源保护区,该区边线两侧外1000米为二级水源保护区;对于非明渠段,工程外边线两侧外50米为一级水源保护区,该区边线两侧外150米为二级水源保护区。

在一级水源保护区内,不得建设任何与中线总干渠水工程无关的项目,农业种植不得使用不符合国家有关农药安全使用和环保有关规定、标准的高毒和高残留农药。对二级水源保护区内,不得从事新建扩建污染较重的废水排污口、新建扩建污染较重的化工项目等。

邯郸市环保局项目许可服务处的谷冀介绍,现在一旦有干渠附近的项目申报,会征求南水北调办的意见。南水北调办会根据项目申报地址的坐标位置,确定是否在保护区,距离干渠多远,然后再由环保局来做环评。“目前,在干渠两个保护区范围内,还没有任何新建项目。”

环境监察队长程晨介绍,一级、二级保护区虽然尚未终划定范围,不过,目前对沿岸企业、工厂都已进行完排查、备案。“主要是一些砖厂、养殖场、标准件加工厂,没有重污染企业。”

初步排查结果已经上报河北省环保厅,邯郸市环保局污染防治处郭建生说:“省环保厅还在制定更为详细的南水北调干渠水源保护区规划,具体保护范围、现在沿岸企业是否在保护区内、是否整改或搬迁,都要等规划细则敲定,才能实施。”

对于与渠道距离近,存在污染隐患的,邯郸市环保局已下令整改。邯郸机场西边的种畜场、只有一路之隔的邯郸市兴盛牧业公司和金山养殖场都在整改之列。

整改

企业污水需高标准防渗

周金山卖出第四批肉鸭后,就没敢再进新鸭苗。他的金山养殖场如果再不整改,随时可能面临关停。

2006年,周金山在邯郸市磁县承包了这处100亩地的农场,初养鸡,但头几年鸡蛋价格时高时低,赚不到什么钱,他改养鸭子。对方提供鸭苗、饲料,周金山养到7斤重,大概一个半月出笼后再卖给对方。

大约2011年,突然来了一些工人,在他的农场测量、施工,他这才知道,南水北调工程要穿过他的农场。“占去了20多亩地。”周金山说,渠道穿过了他农场的一块玉米地,不过离鸭房还有五百多米远,养殖并未受到影响。

原以为一切相安无事,但三个月前,邯郸市环保局工作人员来到养殖场,提出整改要求。“告诉我养殖场可能在水源保护区,得整改。”周金山说。

磁县林坛环境监察所所长赵炎介绍,鸭舍的地面是土地,鸭粪会从铁丝漏到地面上,存在污染土壤和水质的危险,因此需要对地面进行硬化,还要修建化粪池和粪便堆放场所。

“算下来要300多万元。”周金山说,自己拿不出这么多钱,政府方面的规划细则又没出来,养殖场是否必须搬迁、修建化粪池有无补助都还不清楚,所以他一直没有做。在他看来,养殖场几乎没有什么污水,以往的鸡粪也没有堆积过,因为每隔不久就有收购有机肥的人上门,买走鸡粪。

同样在等待规划细则的还有邯郸市兴盛牧业公司,因为污水池距离干渠不足五百米,它也被要求整改。

兴盛牧业成立于2000年,目前饲养了2000头奶牛。负责人耿经理说,2011年,南水北调办公室的工作人员曾来走访,“当时还没有污水池,污水都是排放到厂区外面的荒地里。”耿经理说,南水北调办的人员告诉他这样会污染土壤和水源,后来公司投入100多万元修建了污水池和堆粪场。

今年年初,邯郸市南水北调办的工作人员又来到兴盛牧业调研。“要求我们对污水池做更高标准的防渗。”耿经理说,找了专业的设计公司设计图纸,“根据图纸,防渗的初步预算要300多万。”

磁县林坛环境监察所的赵炎表示,目前兴盛牧业的设计图纸已经上报给省环保厅,如果能够通过,兴盛牧业会立即动工。

采访中,无论是金山养殖场,还是兴盛牧业,都表示愿意为干渠水源保护让路,只是整改需要的资金让他们犯愁,“希望政府能给些补助。”两公司的负责人称。

监测

29项指标十天监测一次

24小时巡视,严格企业排污标准,对干渠的水质起到了至关重要的保护。

6月25日,邯郸市环保局在南水北调中线干渠邯郸段进行了取样监测。邯郸市环境监测中心站工作人员魏莉介绍,全线确定了六个监测点,“经监测,水质各项指标均达到了《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三类标准。”

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建设管理局河北水质监测中心也对水质进行定期监测。该中心副处长李红亮介绍,监测中心从6月9日开始连续三天每天监测一次,之后是十天一次。监测指标一共29项,包括高锰酸盐、氨氮、汞、铬、铅、挥发酚等受环境影响比较大的项目和重金属等项目。

“监测结果显示,渠中的水质达到了《地表水环境质量标准》的二到三类标准。”李红亮说,这意味着水质是安全的,可以作为饮用水的水源。

南水北调大工程

京石段应急供水工程

2008年通水,可联合调度河北省岗南、黄壁庄、王快、西大洋4座水库向北京供水。工程线路长度307.5公里,起点位于河北省石家庄市古运河,终到达北京颐和园团城湖。其中明渠渠道长201.047公里,建筑物长度106.395公里。

问题回答

水多了,为城市发展提供支撑

答题人:邯郸市副市长宋仁堂

新京报:你从什么时候开始参与南水北调工程的相关工作?感触深的是什么?

宋仁堂:我是2013年8月开始分管南水北调工作。深的感触是南水北调工程宏大,涉及行政区域多、征迁和建设任务艰巨,能如期建成通水这个成绩来之不易。

新京报:你认为当地为南水北调工程作出了那些贡献?付出了怎样的代价?

宋仁堂:南水北调中线工程总干渠在我市涉及6个县区,从2010年至今,我市为南水北调总干渠累计提供征地1.7万亩、临时用地近2万亩,迁建完成了260条电力线路和129条通讯线路,协调解决了大量地方性问题,保证了工程建设进度。

新京报:你认为南水北调工程给当地带来了那些改变?

宋仁堂:我市是个资源性缺水的地区,人均水资源量192立方米,不足全国平均水平的9%。南水北调中线一期工程建成后年均分配我市水量3.52亿m3,这大大增强了我市水资源承载能力,为我市调整产业结构、改善生态环境、促进社会经济可持续发展提供了有力的水资源支撑。

新京报:全线通水之后,你认为面临的重要的问题是什么?当地还会做什么?

宋仁堂:面临的重要的问题就是左岸防洪影响问题,我市地势西高东低,南水北调总干渠的修建,改变了原来径流的流态,当有较大降水时,可能会对下游部分村庄造成一定的影响,需要上级部门给予关注。同时,我市会积极做好防汛及相关工作,确保群众安全,供水安全。

新京报:当地是怎么保障水质安全的?

宋仁堂:按照划定的水源保护区,对不符合要求、可能产生水质影响的项目坚决叫停。同时,按照上级要求积极开展好污染源排查及相关监测工作,确保水质安全。

手记

谁也不愿喝别人的“洗澡水”

南水北调中线干线工程建设管理局邯郸管理处的耿庆彬常常和同事们去学校门口发传单,当看到孩子们随手丢掉这一页纸时,他很心疼,也有些担忧。耿庆彬本想让这些学生把传单递到家长手中,让他们了解调水的不易。

干渠沿线的很多居民,对这条“人工河”充满了好奇,把它当成装点城市的景观,邯郸少河,他们往往想的是下水游玩为何不可?“认识不到它对缺水城市的市民是保证生命的饮用水,认识不到水源保护的重要性。”耿庆彬说。

下庄桥两侧的护栏上安装了1.5米高的铁丝,但还是有人站在桥上,把钓鱼的鱼线甩过防抛,坠入水中。偶尔,巡视员会发现某一处的铁丝被割掉了,有的是为了去田里抄近路搞破坏,有的是拿铁丝回家围院子。

邯郸管理处的耿庆彬手里有一本红色的小册子,那是我国部以规范跨流域调水为主要内容的行政法规――《南水北调工程供用水管理条例》,这也是他劝离擅自闯入者的依据。不过,在实际中,它并不能完全制止住闯入者。

耿庆彬说,在极端情况下,巡视员会求助于警方,当地派出所都很配合,只要报警,总会在短时间内及时赶到。不过,耿庆彬觉得,这是对警力的浪费,报警终不能成为长久之计,重要的是提高沿岸居民对南水北调的认识。“沿岸很多居民在不久的未来,也可能是这渠道里丹江水的饮用者。谁也不想让别人在自己喝的水里游泳洗澡吧。”

调水不易,完成这项工程几年、几十年,不过通水并不意味着结束,保护水质不只是几年、几十年的工作,水质保护没有终点。

广东正规拍卖公司
二手叉车个人转让价格
花生剥壳机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