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美食

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小贩向522暴恐案伤者捐

2019-01-03 00:38:54 | 来源: 美食

乌鲁木齐维吾尔族小贩向“5·22”暴恐案伤者捐款

拉提·卡迪尔的牛奶车上有个特殊的招牌。5月22日早上,得知乌市沙区公园北街早市发生了一起暴力恐怖案件后,在乌市幸福屯小区门口摆摊卖牛奶和酸奶的巴拉提·卡迪尔失眠了……第二天一早,他做出了一个决定:给家里留50元的生活费,把裤兜里仅有的500元钱交给社区,委托社区把他的心意转赠给“5·22暴力恐怖案件”中的伤者或伤者家属。

一度怀疑自己听错了

巴拉提·卡迪尔今年58岁,和老伴育有3个子女,但一女一子已去世多年,仅剩的一个儿子暂时还未找到工作。今年3月份,他在小区门口卖起了新鲜牛奶和自制酸奶,刨去毛利,每天净赚三五十元不等,靠老伴两千元出头的退休工资和他做小买卖赚来的钱,勉强维持着一家三口的日常生活。

5月22日早上9时许,正在吃早餐的巴拉提·卡迪尔接到了小区保安小刘打来的,小刘给他简述了发生在公园北街早市上的爆炸案件,并提醒他说,“今天先别摆摊了,如果想摆摊,也别太晚,早点收摊。”

结束和小刘的通话后,巴拉提·卡迪尔感觉胸口像压了块大石头般难受,面前的食物,他无论怎样都无法继续下咽了。“起初,我还怀疑自己听错了,为了证明这一点,我打开电视,摁到了频道,可主持人却告诉我,我并没有听错,小刘给我说的那件可怕的事情,是真的!”巴拉提·卡迪尔哽咽着忆述了当时的感受。

之后的4个多小时,巴拉提·卡迪尔和老伴儿都窝在家里,多数时候,处于悲恸和低落情绪中的老两口都在叹息中沉默相对。

23日下午,在家憋闷了半天的巴拉提·卡迪尔决定走出家门,去小区里透透气,当听到左邻右舍都在议论早上的事时,当听到暴徒的凶残行径时,他更难受了。“我们国家的法律里,还有《古兰经》里,都没有教人滥杀无辜,但那些暴徒却那么做了,他们残害的可都是无辜老百姓啊!还有那么多老人,他们咋能忍心下手呐!”巴拉提·卡迪尔激动地说。

失眠一宿后决定捐款

5月22日夜里,巴拉提·卡迪尔躺在床上,辗转难眠,脑海中浮现出了做小生意11年来认识的汉族、回族等族别的新老主顾。

住在幸福屯小区1号楼1单元的一位汉族的哥就是巴拉提·卡迪尔认识的新朋友。那位的哥看到巴拉提·卡迪尔每天要徒手搬抬牛奶桶,便出主意说:“搬搬抬抬太费劲了,不如做辆小车拉运牛奶桶省心省力。”当得知巴拉提·卡迪尔根本拿不出做小车的钱后,汉族的哥取出2000元现金塞到了巴拉提·卡迪尔手里。

的哥的那份信任和热心让巴拉提·卡迪尔特别感动。那辆“爱心车”诞生后,巴拉提·卡迪尔在车子的招牌上印上了这样一些字:我卖牛奶,为各族同胞送去维吾尔族人民的温情与关爱!

那个夜晚,他想到了很多人和很多事,越想就越觉得有必要为那些无辜的伤者或伤者家属做一点事情。

23日17时许,当着小区物业公司负责人的面,巴拉提·卡迪尔从裤兜里掏出550元现金,他留下了50元当生活费,将其余的500元,全部都交给了社区工作人员。

“虽然我们不认识,也不一定是同一个民族,但既然都生活在美丽的新疆乌鲁木齐市,我们就是一家人,我们的情谊,谁都炸不断!家人有难,我身为其中的一名家庭成员,出一点点力,给予一点点帮助是理所应当的。我只是觉得有点不好意思,家里的经济不够宽裕,我捐不了太多钱,如果我能有多一点积蓄,我想我会捐的更多。”巴拉提·卡迪尔说。(天山 徐阳 通讯员马艳摄影报道)

拆迁补偿行政诉讼
耐候板
杜宾幼犬

猜你喜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