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达沃斯中国数据强迫症达沃斯嘉宾呼吁终结G

2018-11-06 09:26:40

[达沃斯]中国“数据强迫症”达沃斯嘉宾呼吁终结GDP依赖症

SMM讯:9月11日-13日,2013年夏季达沃斯论坛在大连举行,本次年会以创新:势在必行为主题。中国GDP增速从五年前的14.2%,降至2012年的7.8%,经济增速放缓引发各国各界人士关注,国际在本届夏季达沃斯论坛会场内外,便能明显感受到中国经济增长这一话题的热度:全球风险:中国案例、重启增长、中国向消费型国家转变或以对话形式,或以论坛形式,多个分会场都在谈论关于中国经济增长与转型的话题。

达沃斯参会嘉宾在谈及GDP数据时普遍认为,中国现在已经进入数据强迫症怪圈,他们呼吁,比起关注GDP数据,更应该关注经济减缓的积极意义,大家吃饭穿衣不是为了一个GDP数字。

中国患有GDP依赖症

更应关注经济减缓的积极意义

国家发改委宏观经济研究院副院长王一鸣在全球风险:中国案例的互动式会议上说,改革开放以来,中国经济经历了近30年的高速发展,2008年开始增长放缓。从年度数据来看,中国GDP增速从2007年的14.2%降至2012年的7.8%,五年间下降了6.4个百分点,确实是比较明显的放缓。

这样的放缓幅度,使国际社会对中国经济减速产生了一些质疑和担忧。对此,国家发改委副主任张晓强在达沃斯论坛接受国际采访时表示,中国在今后一定时期内保持中高速增长的条件是完全具备的。中国的经济基础、产业结构、科技水平都在逐步完善,社会主义经济体制更加完善,企业核心竞争力也在不断提升。通过转方式、更加注重扩大内需,随着深入推进收入分配体制改革,努力缩小城乡差距,内需潜力会不断得到释放,这些都将支持中国经济长期中高速增长。

在王一鸣看来,中国经济与其说是放缓,不如说是开车换挡。其中既有全球经济环境的原因,更重要的是中国经济自身的结构性调整。30年高速增长给中国经济带来了很多问题,前几年关于中国经济改革、转型的呼声很高,但现在真正进入了转型期,大家为什么要焦虑呢?王一鸣说。

中国患有GDP依赖症,过度关注GDP,经济减速带来的积极意义被忽略了,王一鸣称,从国内来看,经济结构性调整之后,转型的内涵是提高消费率,降低投资率,去年消费超过投资贡献的1.4%,能源利用效率提高,城市化率提高了1.3%,服务业增长了1.2%,这是很多年没有的。

统计局数据扭曲实情

大家吃饭穿衣不是为了一个GDP数字

在中国向消费型国家转变的论坛上,北京大学经济学教授张维迎表示,目前经济学家、政府管理员,包括媒体,习惯从三驾马车:消费、投资、出口的角度来分析经济增长,这是非常肤浅,也是非常荒谬的,它是一种计划经济的思路,或者是凯恩斯主义干预经济的思路,从中央集权的角度、政府集权的角度来看我应该刺激什么来促进增长,这和经济初的理论是完全不一样的。

事实上,消费的增长速度已经快于GDP,并且所占比重仍在不断上涨,只是官方的统计没有显现出来而已,清华大学中国与世界经济研究中心主任李稻葵直言,国家统计局经常会把中国经济图像描绘的非常扭曲,很多公开数据并不完全符合实际,消费便是一个很好的例子,中国的消费在恢复、增长。很多独立研究表明,消费占GDP比重已经上升到将近42%,近几年还会持续上涨,这个是大家没有意识到的中国经济结构改善的重要方面。

张维迎指出,如果任何投资不能增长未来的消费,也就是不能提高生产率的话,就是毫无意义的,而如果能够增加生产率,就应该去投资,投资一定是对人类未来的关心,和未来幸福的追求息息相关。而看看现在所有经济学的分析模式,都说今年GDP要达到多少,投资上不去了,上消费,消费上不去了上出口,这样才需要刺激消费。

张维迎还表示,刺激消费这个概念本身就很奇怪,老百姓有了钱,他怎么储蓄,怎么投资是他自己的事儿,政府怎么去刺激他?一定要尊重消费本身的主权。他指出,我们不应该把目的和手段颠倒了,不应该定一个目标:7%、8%,达不到了就采取刺激的手段,似乎大家吃饭穿衣都是为了一个GDP数字,这也是人类的弱点,我们不应该把目的和手段颠倒了,把手段当做目标,而把目标当做手段,这是我想纠正的一个观点。

张维迎坦言,如果中国不能够改变这种凯恩斯主义或计划经济时思考经济问题的思路,就永远没有出路;如果中国的政策始终是架着所谓的三驾马车,不是刺激这个就是刺激那个,那么永远都不会有好的政策;如果中国的决策不是关心未来,关心一个国家如何发展而是看当前每一个指数是多少,那么永远都不会有美好的未来。

全自动贴标机
自动贩卖捕鱼机
重庆西点培训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