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时尚

中国兵工完成飞豹和某新型飞机设计定型(组)

2018-11-07 18:23:29
中国兵工完成飞豹和某新型飞机设计定型(组) 提起孙勇军,许多人都有印象:“就是飞机所那个个子高高、脸色红润、说话嗓门很响亮的副所长嘛!”但是,在外场的一年多时间里,由于长期超负荷工作和思想压力,使这个身体倍儿棒的年轻副所长经常彻夜难眠。

在中国一航飞行试验研究院飞机所,孙勇军主管科研试飞工作,还承担新机相干课题任务。

在某新型飞机设计定型颤振/气动伺服弹性试飞中,他带领课题组,针对飞机的特点,通过查阅国外同类飞机颤振试飞的资料,首次突破了国内用小火箭鼓励的传统方法,提出采取飞机本身的操纵面对飞机进行激励的新方法,该方法不需要安装过多的鼓励设备,在试飞中可以反复使用,大大降低了试飞费用,对加快试飞周期具有非常重要的作用。

针对颤振试飞低信噪比的特点,在飞行颤振试验数据处理中,孙勇军首次引入小波分析的思想方法,大大提高了数据分析结果的精度,提高了飞行颤振数据处理结果的可靠性,使得我国飞行颤振数据处理技术达到了国外同期的水平;该方法在低空大状态点试飞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外场试飞期间,在业余时间里,篮球、毽球、羽毛球、乒乓球齐上阵,体育活动倒也丰富多彩。

经历了那么多风风雨雨,大伙儿已习惯了外场枯燥的生活,学会了以苦为乐。

试飞院飞机所副所长孙勇军和副总师助理曹修治研究员住在新机大厦310房间,310的灯在深夜12点前从没熄过,由于外场工作太紧太忙。

在院内,每个课的主管都是经验丰富、资历深厚的专家,不用他费太多心就能把工作做得恰到好处。

院里各种体系也都很健全,凡事有据可循,有理可依,开展工作自然得心应手。

作为结构动力学专业学术带头人,他还能有时间腾出手来,带一下年轻人。

然而,到了外场,情况发生了巨大变化。

由于人手紧缺,许多主管都是身兼数个课题,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很多时候只留下助手独挑大梁。

这无疑给了年轻人一个充分发挥自己才华的广阔空间,但一些关键数据的处理、文件的编写、矛盾的调和、任务的计划等等,都得靠他和曹师傅两个人来把关。

作为结构动力学专业的专家,他还得时刻关心着颤振这个风险性极大的课题的试飞进展。

此外,大家工作生活在一起,原本一些看似不起眼的杂事,在这里都得费心来打理。

孙勇军不但业务精、水平高,对同志、战友也有一副好心肠。

有一次,几个同志患肠胃炎上吐下泻,孙勇军听说后,连夜跑到医院,敲醒了值班医生,买来口服庆大霉素和黄连素,挨个送到他们的房间,并一直陪护到深夜。

失眠经常搞得他心烦意乱,旁人都说孙所长近脾气变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